您的位置: 首页>员工生活>文学天地>正文
一号煤矿李小艳散文——听,树叶的沙沙声
发布时间:2019-11-29 12:14:48 来源: 作者:李小艳 点击:

梦里又听见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风轻柔,树叶在风中舒缓而有节奏的舞蹈着,仿佛天地间只能听见树叶的低吟,衬着四周越发静谧与安详。醒来后窗外依旧寂静一片,原来是思念在作祟。脑海里的的画面不停闪现,童年的院落、寂静幽深的山谷,外爷慈祥的面孔……回忆着这些熟悉的场景,耳畔似乎又传来了梦中的沙沙声。

小时候,外爷家的院前长着几棵他亲手种的桑树。每到夏季,桑叶密密麻麻的遮住了灼热的阳光,整个院子变得格外凉爽,尤其是傍晚时分,清风徐来,树叶迎风作响,我端着板凳坐在树下,傻傻地望着远山、星空,闻着花香、鸟语,沉浸在大自然的魅力里,直到瞌睡了才回到窑里。

那时的节奏很慢,生活贫苦,可时光依旧美好。天刚泛起鱼肚白,外爷便出山种庄稼去了,到太阳落山他才扛着锄头回来。夏季昼长夜短,可我总期望白天能尽快过去,那样外爷便可早些回家,所以一到傍晚时分,我总会搬个凳子坐在桑树下等外爷回来。起风了,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我便心情愉悦起来,因为这风不仅能吹动树叶起舞奏乐,还能吹干外爷脸上因劳作而流下的汗水,从那时起,我便喜欢听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晚归的外爷总是在忙完农活也不肯歇下,吃罢饭又坐在炕头编框子、纺线线、搓麻绳、织毛袜子。除了吃饭、睡觉,他都不愿闲着,常常夜很深了,煤油灯下他还在忙活。我趴在被窝里,一边睁着困乏的眼,一边看着外爷干活。有时后半夜风越吹越大,树叶发出的响声也越来越大,外爷听到后总是立即坐起,将他肩上披的外衫盖在我的被子上。

后来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把我接到身边,临别时,一向不善言辞的外爷伫立在脑畔上有些失神,目送着我的身影渐渐远去。到了陌生的环境,每每想念外爷的时候,脑海里便绘就出熟悉的画面,一阵风拂过,树叶轻歌曼舞,一种熟悉的气息沁透心脾,内心便生欢喜。

到了暑假,我和妈妈便会回外爷家小住些天,山里太阳落得早,没等日暮西头,我们便搬着凳子坐在农家的小院里,院子周围到处都是浓密的树,山风吹来,甚是凉快,树叶奏出的沙沙之声,耳畔是鸟啼虫鸣的婉转之音,眼前是小溪拍打的潺潺之歌,静夜时分树叶的沙沙声更加悦耳动听,自然纯粹,让人的心顿时沉静下来。这沙沙声陪我度过了许多个夜,在树下的石凳上,我晨读、和小伙伴玩耍、整理笔记,亦喜欢放空一切地发呆。

多年以后再回到家乡,外爷佝偻的样子像极了他家院前那几棵歪脖子桑树,沧桑却又不屈,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勤劳、不多言语。孩童时的我不知忧愁,长大后便落入俗套、庸人自扰。坐在院里,我对外爷说:“山真静啊!”外爷停顿了会儿,问我:“山是静得很,娃娃像是心不宁?”两人又陷入不语中。自然的伟大魅力就是当人们在惊叹他的美时却又会让惊叹他的人相形见绌。多少年来栉风沐雨,山始终保持的着他该有的仪态,而人呢?十年甚至短短的几年过去,我们能抵住各种诱惑不变初心吗?恍然间,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我执念于听到树叶的沙沙声,这声音不仅仅是风吹树叶发出的,更是我心底最纯真、最美好的那些声音。顿悟后,我觉得内心的这种声音更加丰富响亮了些。所以每年进山之行成了我的习惯,不为别的,就想听听没有人声嘈杂,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听听自然之声,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我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坐在桑树下等候归人,因为归人不会长相伴,但值得庆幸的是孩提时院里的沙沙声一直萦绕耳旁,当我失意挫败时,当我步履维艰时,当我困惑抉择时……这沙沙声会更加的强烈和响亮,给予我足够的坚强和力量,让我拥有一颗坚韧而温暖的心。我知道,这沙沙声终将伴随我一生。

若干年后,当我老之将暮时,置办座小院,种下一片绿荫,搬张躺椅坐在院子里的树下,听着树叶的沙沙声细数着过往的点点滴滴。亦或是我也成了别人的沙沙声,成了他们梦里挂满笑意的眼角?

侧耳倾听,你的耳边是否也传来了这样的沙沙声?(作者单位:一号煤矿)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时时彩票(黄陵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地址:陕西省黄陵县店头镇   邮编:727307 技术支持:黄陵矿业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陕公网安备 61063202000102号   陕ICP备案05006082号-1